中国邮政集团公司河北省分公司

来自:廊坊日报  2013年09月02日  16时13分23秒  点击:161  

 

  卸件、分装、打包、装车,一连串动作早已在日复一日的重复中似行云流水般顺畅,记者一句“抱孩子的时间多吗?”却让这个五尺男儿顿时红了眼眶……

  绿树、农田、村落、公路,沿途的风景在四季交替中不断变化,一个骑着摩托车的“邮政绿”却十一年如一日投信送报,只是皮肤黑了……

  走街、串巷、敲门、送报,一路下来,包里由报纸、信件变成了乡亲们硬塞进去的桃、梨、烧饼、矿泉水,他的肚子却依然饿着,只是心里美了……

  他叫杨刚,固安县一名从业11年的乡村邮递员。7个小时的行程,86公里的颠簸,穿梭23个村,这就是他每天再平常不过的工作。8月22日,记者走近了杨刚,走近了邮递员的生活。

一路尘 满身土 邮政摩托车穿行在乡间小路上

  早上八点半,气温不是很高,微风吹在身上让人觉得很舒服。杨刚像往常一样准时来到固安县邮政局。皮肤黝黑,穿着一身洗得褪了色的“邮政绿”,三十出头的杨刚显得比实际年龄老很多。

  检查包裹、信件、报纸、摩托车,然后熟练地把报纸打捆,登记,又仔细查看了一下摩托车车况。

  上午九点,杨刚将自己片区的报纸和私人信件分装到三个投递包里,记者也赶紧坐上事先准备好的摩托车,跟着杨刚一起开出了邮局的大门。

  九点半,我们到达了第一处投递点——金海汽车交易市场的一家门店。店主接过报纸后热情地邀请杨刚进屋休息一下,被他婉言谢绝了。“我这一天下来八九十公里,可不敢在哪待太长时间,这才刚第一家,这歇会儿那歇会儿,一天的活就干不完了。”杨刚告诉记者。

  出了汽车交易市场,后边的投递点就全在村里了,乡村道路两旁种满了庄稼,偶尔有一辆货车驶过,带起一路尘土。

  大概走了十多分钟,我们遇到一段泥路。“老百姓浇地流过来的水,车速太快的话泥点子就全打到身上了,克服一下,推过去吧。”杨刚下了车,贴着路边想要把摩托车推过去,可一个趔趄,泥水还是打湿了裤脚,鞋也沾满了泥土。记者踩着杨刚走过的脚印慢慢试探,最终也是溅了满鞋的泥点子。

  “这两年好多村都修上公路了,环境也改善了不少。以前全是土路,下完雨,路上都是泥坑,只能深一脚浅一脚推着车走,还老得找木棍刮卷进挡泥板的泥,要不根本就推不动;要是下完雪,这路面跟镜子一样滑,一刹车准摔跤。”因为摩托车的噪声很大,杨刚只能大声喊着跟记者说话。

顶烈日 饿肚子 只为准确送达每份邮件

  短短一上午的时间,杨刚已经将包里的信件送出去一大半。临近中午,太阳火辣辣地照在身上。第一次坐这么长时间摩托车的记者已经被颠得又累又饿,浑身像散了架一样,身上落了厚厚一层土。可在杨刚看来,却是常情。

  “农村老百姓白天都下地干活,家里很少有人,只有中午在家,得趁着这段时间赶紧将邮件送到。”中午,因为急着赶路,杨刚顾不上停下来吃顿饭,只是猛灌了几口水。

  在柳泉镇北市村,杨刚拿着一封录取通知书,正准备找人打听收件人的住址时,一位骑车赶来的大爷告诉他,录取通知书可能是寄给自己孙女的。杨刚不敢大意,按通知书上的联系电话打过去确认了信息,才把通知书交到大爷手上。送完这封录取通知书,杨刚又马不停蹄地上路了。

  “我今天早晨吃得晚,中午饭就省了,干完活回家再吃,这么多年也习惯一天两顿饭了。”听他这么说,原本想提议休息一下的记者也没好意思提吃饭的事儿。

  虽然饿着肚子,可他对别人却总是嘘寒问暖。“这是今天的报纸,上边又有偏方了,您看看。”小中内村的王庆儒老人一直一个人住,他的孩子在北京上班,老伴前几年去世了。“老人身体不好,有胃病。”杨刚随手拿起桌子上的水杯,坐在王大爷家的炕头上稍稍休息了一下。临走前,他特意叮嘱大爷要按时吃药,注意身体。

  下午两点多,正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,村里的人这个时间大都在睡午觉,杨刚继续奔波在路上,衣服已被汗水打湿。

  到了东红寺村柏长青家,杨刚把车停在了离大门稍远的地方,轻手轻脚地走到门口,找了块砖把报纸压在大门下边。记者正好奇他为什么这样做时,杨刚笑了笑,“他们家有小孩,现在估计正睡觉呢,我要是开得太近怕摩托车的声音把孩子吵醒,哭闹起来给人家添乱。”

不说苦 不喊累 因为舍不去的乡情推不掉的责任

  下午三点多,暑气稍散,村里的人渐渐多了起来。杨刚在村里路过时会偶尔停下来熟络地和人们打个招呼,从小在农村长大的他喜欢和大家聊聊天。

  “今天比较轻松,没有多少包裹和通知书,送完这个村的报纸就完活了。”杨刚告诉记者,有的报纸不是每天出版,他也偶尔能提前一个来小时下班。

  我们在尘土和颠簸中跑了一天,回到邮局已经是下午四点多。杨刚洗了把脸,又跑出了邮局大门。“出来抽根烟,白天骑着摩托不方便,这会儿能踏实抽两口了。”这个工作起来干劲十足的男人这时候也显得有些疲惫了。

  抽烟的时候杨刚和记者聊起了天,说起家里的两个孩子,杨刚脸上又露出了笑容。“那你每天在外边跑,抱孩子的时间多吗?”听到记者这么问,杨刚愣住了,“我这一干就是十多年,工资才一千多,却舍不得换工作,因为跟村里的人早就培养出感情了,见不到他们心里怪空落的,倒是跟家人在一起的时间太少,感觉有点对不起老婆孩子。“老婆理解我,为了让我踏实在外边工作,把自己的工作辞了,专心在家照顾孩子。每天我下了班一回家,孩子就嚷嚷着让我抱,可我一天下来浑身都是土,又累又饿,真没什么时间抱她们。”说到这,杨刚的眼睛已经有些红了。

  抽完烟,杨刚顾不上一天的疲惫,忍着饥饿,又回到工作间,开始了第二天的准备工作。

记者 董春磊  通讯员 岳士雯